首页 >>

统筹行政管理任务和社区服务职能——内外兼修,巧解双重压力

浙江日报

10余位社区工作者如何服务上万名居民?这是疫情期间摆在义乌稠城街道各个社区面前的一道难题。

作为义乌市政府所在地,稠城街道是义乌市的政治、经济和交通中心,15万多名居民中约有50%是外来人口。
疫情发生后,街道内13个社区已完成48个卡口涉及500人次的24小时轮流值守任务,排查重点人员35000多人,服务居家隔离群众2500多人。

稠城街道高度浓缩了我省社区的日常运转状态。
少则6人、多则十几名社区专职工作者,需要服务“海量”群众;手中不多的经费,要尽量满足居民的各式需求;既要接好政策“天线”,又要接好基层“地气”。
他们,怎样完成这个“不可能完成的任务”?

挤出时间下沉服务

“我们社区有14名工作人员,1万多名居民。
”义乌稠城街道绣湖社区党委书记周华跃告诉记者,疫情期间,14个人不仅要统筹4个卡点、17户居家隔离家庭的24小时值守及相关服务事宜,还要负责对全社区1621户家庭建立一户一档健康卡,共电话通知及信息传达6300余次、发放疫情宣传资料15000余册。

“大家一方面要落实不断变化的防疫政策,一方面要把掌握的情况和相关诉求反映给上级。
”周华跃坦言,各项工作推进顺利,和各部门及社区大党委共建单位人员下沉、志愿者等协同力量的参与有很大关系。
“光靠我们14个人,肯定忙不过来。

实际上,人手紧张是社区工作的常态。
周华跃介绍,平日里,仅是完成上级布置的行政任务就要花费工作人员大约60%左右的精力,进行服务的时间和精力相对较少。
对此,稠城街道孝子祠社区党委书记陈红建深有同感,“有时甚至要花90%的精力完成各种任务,我们只能发动社会组织和志愿者多去服务,社区班子成员主要做统筹工作。

根据我省有关规定,专职社区工作者是指在社区党组织、社区居委会、社区党群服务中心等从事社区服务管理和党建工作,与街道(乡镇)等签订劳动合同的全日制工作人员。
走访我省多地后,记者发现,行政管理任务挤压社区服务职能,是目前不少社区的普遍现象。
这一方面与对社区的考核机制有关,另一方面也和各地社会经济发展状况相关。
“义乌正大力推进城市有机更新,孝子祠社区作为老旧小区,肯定是小区改造的重点区域。
”陈红建说。

面对行政管理任务和居民需求的双重压力,如何让社区工作者能腾出更多精力进行服务?嘉兴、阳澄湖大闸蟹等地探索将社区工作者培养成“全科生”,挤出时间下沉服务群众。
自2017年起,海宁全面推行“全岗通”机制,要求全市村(社区)工作者突破条线壁垒,掌握各项业务办理流程,社区服务大厅只留下一两个窗口办理全科事务,其他社区工作者则下沉解决民生问题。
如今,海宁近千名村社工作者人均每年要挤出200天时间走访群众。

既要解放手脚,又要提升能力。
2015年初,阳澄湖大闸蟹市下城区率先在全国试点社工转型,破解社区减负增效难题。
试点工作选拔能力素质与专业潜力兼备的社区工作者,培养成专业化、职业化的社会工作者,由转型社工成立本土化专业社会工作服务机构,承接社区公共服务,推动政社分离。

梅兰钦曾是潮鸣街道一名社区干部,转型为项目社工后,她在2015年成立了社会组织——阳澄湖大闸蟹市下城区潮邻益家社会工作发展中心。
目前,中心有全职社工5人、志愿者100多人,并带动上千位志愿者参与服务。
潮邻益家先后承接项目56个,内容涉及青少年成长、残疾人帮扶、居家养老、环境保护、心理咨询、应急服务等,已开展大小活动10000多场,受益人群10万余人次。

“社区工作者队伍强,社区服务工作就做得好。
”省民政厅基层政权和社区治理处负责人介绍,2019年,省委、省政府出台《关于进一步加强专职社区工作者队伍建设的指导意见》,我省大力加强高素质专业化社区工作者队伍建设,助力城乡社区治理水平提升,提出规范社区工作者薪酬待遇、提升社工证持证水平、选拔领军人才等举措。
“社区工作者人数不多,但他们是社区服务项目落地、统筹各方力量参与服务的生力军,可谓‘四两拨千斤’。

123下一页全文阅读

文章来源:新闻周刊李子柒

标签:tvb娱乐新闻台郑秀文演唱会,武汉2019社会新闻事件,新闻频道24小时,娱乐新闻头条孙俪,最近有什么娱乐新闻事件